今日早报 数字报纸


早报仁川电仁川亚运会的赛场,提起板球、藤球等非奥项目,许多人都会把它们与“苦大仇深”联系在一起,因为这些冷门项目在国内不太受重视,起步晚,发展慢,关注度低。

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项目的选手就享受不到运动带来的快乐,无论是“90后”的板球少年王井和宋洋洋,还是成熟稳重的藤球选手葛雨升,他们的人生都因为这些无人问津的项目,发生着改变。

王井和宋洋洋已经是参加过两届亚运会的“老队员”了,和上一届初出茅庐一脸稚嫩相比,现在他们可都是队中的主力。

之前,两人只是台州临海邵家渡中学的学生,因为学校开展特色体育项目,被选进板球队训练,才与板球这项在英国、印度等国相当流行,被称为“国王游戏”的运动结缘。

“这次来仁川,大家都非常羡慕,又有机会出来了。”来仁川之前,宋洋洋和王井还曾作为国家队和国青队的成员,去过英国、孟加拉国、澳大利亚的板球俱乐部学习交流。宋洋洋告诉记者:“最近一次是去迪拜参加比赛。”

“真的出去了,才发现原来世界是这个样子的。”有时间去各个国家交流学习,不仅让两个“90后”见识了当地的风土人情,还了解了这项在中国无人喝彩的运动,到底有多火爆。

王井在澳大利亚就亲身经历过这样的疯狂场面:“只能坐三四千人的场地,比赛时全坐满了。和我们这里完全不一样,顿时会热血沸腾。”

王井告诉记者,即便将来不在国家队了,他们还想继续从事和板球有关的事业,队里的前辈们就给他们做出了榜样:“很多人因为喜欢这个项目而坚持着,出路多数是做教练,这也是我们希望走的路。”

王井和宋洋洋这些“90后”对于未来的设定还很模糊,已经参加工作的葛雨升则很清楚,自己已经与藤球这项运动分不开了。

“没有藤球,肯定没有现在的我。”谈起这个话题,葛雨升用非常笃定的口气和记者说:“至少没有了藤球,凭我本来的成绩,肯定没机会上大学,自然也就不可能从事现在这个工作了。”

葛雨升一边回忆,一边向记者讲诉着自己的求学经历,从临海市桃渚中学,到郑州大学体育学院,再到现在当上了台州的体育老师,去每个地方,都和藤球有关,“虽然在大学学习和在学校当体育老师,都要涉及其他内容,但我的重心始终在藤球上。”

直到现在,葛雨升都非常感谢当初建议自己练习藤球的家人:“当时什么都不懂,家里人就建议我试试这个项目,说不定可以给自己找到一条新的出路。虽然不是热门项目,但很有潜力,结果一接触就离不开了。”

让他设想一下没有藤球的人生,葛雨升先是摇摇头,“很难想象。”然后回答道,“应该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,打工赚钱吧。”

由于藤球的关系,葛雨升走遍了东南亚的大部分国家,就连韩国也不是第一次来:“去过好多藤球发展很好的国家,唯一的遗憾,大概就是没有顺便把英语练好吧。”

昨天,中国男篮认认真真地打完了最后一场比赛,70比60战胜卡塔尔队后,以第五名的成绩结束了仁川亚运会的征程。这个成绩也是中国男篮亚运史上获得的最差战绩。主帅宫鲁鸣表示,这个结果谁都不满意,但全队必须面对。

在仁川亚运会男子1米板的赛场上,何氏兄弟上演“手足较量”,最终弟弟何超捧得金牌,奥运冠军何冲名列亚军。首次参加亚运会就收获金牌的何超表示:“我希望做好自己,能够和哥哥一起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。”

虽然都是派了二队出战亚运,但中国女篮和女排一样争气。她们昨天在半决赛中以75比63战胜中华台北队闯入决赛。在决赛中,中国女篮和女排将先后决战韩国队,争夺金牌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